财务造假+高管行贿 天地在线二度“闯关”仍病痛缠身-世界上最大的蜘蛛

作者:封门村灵异事件发布时间all:2020年05月25日 06:20:42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财务造假+高管行贿 天地在线二度“闯关”仍病痛缠身

《电鳗快报》文/高伟4月29日,北京全时天地在线网络信息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天地在线”)首发获发审委通过。然而在近一个月,天地在线在“日光灯”下已经被炙烤得喘不过气来,换句话说,财务造假+高管行贿,已经让天地在线饱受质疑。《电鳗快报》在5月4日就相关问题向天地在线发去求证函,但至今杳无音信。一味的拖延与回避,真能让这家公司侥幸过关吗?二度IPO招股书涉嫌造假据《电鳗快报》了解,天地在线目前是第二次闯关IPO。2017年3月,公司首次报送上市申请材料并于2017年9月更新了招股书,但在两个月后的首度上会中却不幸折戟。两年后,天地在线再度谋划IPO上市,于2019年4月重新披露了申请材料,并于2019年10月更新了招股书。与第一次的招股书(旧招股书)相比,此次招股书在同一年数据上出现了异常。旧招股书显示,2016年,公司的营业收入为99595.87万元;同期净利润为4929.48万元。而新招股书却显示2016年的营收和净利分别为96232.94万元和4756.75万元,分别相差了3362.93万元、172.73万元。营收主要通过销售商品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和经营债权中应收中体现,如营收发生变化,则与之相关的现金流入和应收也应发生变化。而有悖会计准则的是,天地在线对于同期2016年的销售商品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和应收(含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,或无应收票据项目均未披露)的两次披露却意外的相同。均显示分别为110638.21万元、1282.69万元。同时,两次披露2016年的预收款项也均为17806.99万元。这两次披露的营收数据差异从何而来?如无合理解释,则天地在线信披数据涉嫌造假。另外,天地在线两次披露2016年的客户数据也存在差异。旧招股书显示,2016年,公司对前五客户的销售额为9135.1万元,占比为9.18%,而新招股书显示对前五客户的销售额为7508.61万元,占比为7.81%。公司在新招股书中缘何调整了客户销售额?董事长曾向腾讯“行贿”《电鳗快报》还发现,天地在线是名副其实的“夫妻店”。招股书显示,公司实际控制人为信意安、陈洪霞持夫妇,双方共控股公司72.59%的股份,其中,信意安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,陈洪霞为公司的董事兼市场总监。早在2013年7月,赵建光因看好互联网精准营销行业发展前景,作为财务投资人入股了天地广告(公司前身),其分别受让了陈红霞、王树芳各2.5万元的出资额。此后,赵建光又参与了公司数次增资,截至招股书签署日,赵建光持有公司309.02万股,持股比例为6.37%,为公司第四大股东。时至2018年5月,江苏证监局公布关于对赵建光及其关联人士等9名责任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认为,赵建光等9名责任人员作为一致行动人在2017年12月中旬增持药石科技(300725,股吧)股份达到5%时,未履行报告和信息披露义务,且在限制交易期内继续增持,违反了《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》有关规定,决定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。被同时出具警示函的除了赵建光外,还有建元博一、建元泓赓、建元鑫铂等由赵建光管理的几家合伙企业,而这三家私募机构分别位列天地在线第12、14、15位股东,包括赵建光分别持有天地在线1%、0.93%、0.39%的股份。报告期内,除上述股东违规外,公司实控人、董事长信意安也有大的问题。据裁判文书网发布的案号为(2017)沪0104刑初890号、案件为《万勇、金某某职务侵占一审刑事判决书》显示,万勇犯职务侵占罪,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,两罪并罚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,并处没收财产25万元。金某某犯职务侵占罪,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四年。上述两人事发前均为腾讯员工。据案件显示,万勇先后收受了北京全时天地在线网络信息有限公司、北京广联先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等单位负责人信某给予的75万元现金。招股书显示对参与上述受贿案表示承认,并称信意安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的刑侦调查被免于追究法律责任,不会对此次上市构成障碍。《电鳗快报》

财务造假+高管行贿 天地在线二度“闯关”仍病痛缠身




世界上最深的洼地整理编辑)

专题推荐